广东茂名信宜一男童不幸在鱼塘溺亡,鱼塘承包人被起诉,最后赔了八万多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27日
       男童溺水鱼塘 法院裁定, 信义市男童小李在鱼塘边玩耍, 不幸溺水身亡, 应追究监护人和管理人的责任。
       小莉的父母将鱼塘承包商告上法庭, 要求赔偿。近日, 信义法院对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审判决, 认定小李的父母和鱼塘管理人对小李溺水事件的80%和20%负有责任。案例回放 家住信宜市某镇的闫某文家门前有一个长约545米、宽约823米、深约14米的鱼塘。鱼塘旁边有铁丝网。铁丝门。 2019年11月某日上午9点, 闫某梅来到闫某文家旁边的水龙头前宰鸭, 儿子小丽在妈妈闫某梅身边玩耍。期间,

村民谭看到小李离开严家独自玩耍, 便提醒严家照顾好儿子。闫某梅带着小离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 让他看杀鸭子。过了一会儿, 小李又离开了妈妈, 掉进鱼塘淹死了。事发后,

小李的父母认为闫某文对鱼塘管理不善导致儿子溺水身亡。
       赔偿、丧葬费和精神抚慰费共计4546915万元。信义法院经审理认为, 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。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, 管理和教育被监护人, 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安全。本案中, 两名原告作为小莉的父母, 在儿子疏于​​管理, 原告闫某梅在他人的劝诫下仍任由儿子单独行动, 导致其溺水身亡。她对事故有过错, 应承担主要责任。被告人闫某文在距村道十余米的地方挖建了一个鱼塘。鱼塘虽然不是公共活动的地方, 但因为离村民住的地方很近, 所以村民们经常会在那里四处走动。池塘的管理者在鱼池旁边设置了铁丝网, 但铁丝栅栏里的铁丝门只用一个小铁钩固定, 方便人们进出鱼池。过错, 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法院综合考虑事故原因和事故当事人的过错程度, 认定两原告承担80%的民事赔偿责任, 被告人闫某文承担20%的民事赔偿责任。 .经核实, 原告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精神慰藉等损失共计4280.4432万元。
       因此, 信义法院裁定被告人闫某文应依法向原告支付8, 560, 886元, 并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。针对夏季未成年人安全事故高发, 办案法官黄晓建议, 未成年人父母要严格履行监护职责, 妥善教育、监督和保护未成年人, 防止意外伤害。外出玩耍时, 保护和照顾未成年人。其次, 要教育孩子遵守法律法规, 提醒他们注意安全风险, 尤其要避免将幼儿单独留在家中或让他们单独外出。鱼塘承包养殖管理期间,

专人及管理人员应安排专人看管鱼塘, 并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, 消除安全隐患。安全提示:学生家长应提高孩子的防溺水安全意识, 切实履行好监护职责。学生离校时, 家长(监护人)要加强看护, 坚决防止学生在危险水域游泳。在水域较多的地区,

要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, 形成联防联控的局面, 确保学生安全, 没有安全设施, 孩子在不安全的水域玩耍玩耍, 很容易导致伙伴或自己不慎滑入水中, 安全系数极低, 因此在此类水域逗留一定要谨慎不能娱乐。失去自我保护意识。
       未经允许不要外出游泳, 一定要保证有懂水的大人带你单独游泳。需要在懂水的人带领下游泳。熟悉水, 让你们互相照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