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受扰各类“开学综合症”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01日
       如何从寒假、高中同学聚会的搞笑模式转变为与大学同学相处的酷炫模式, 这是我这几天想研究和解决的问题。我只是把我的舌头弄平了说我的母语, 现在开学我又要说普通话了。开学了, 想从假期模式切换到学校模式的同学们纷纷吐槽。我习惯了醉酒、做梦和死亡, 我无法适应学校生活。在开学的第一周咬到舌头的几率是 100%。武昌工学院会计学院大二学生蒋梦月在第一天就表示, 由于语言差异, 她无法与室友交流。帮我拿衣服。
       听到这简单的一句话, 她愣了一下。原本说这句话的福建室友没有转过来, 用闽南语和她说话, 让她哭笑不得。晚上不想睡觉, 白天睡不着。邓杰是武昌理工学院外国语学院大二学生。过年在家, 她基本熬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, 中午才醒来。这个学期, 她每周有 4 天的早课。如何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去上课, 成为她进入学校后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       正式上课的前一天晚上,

邓杰和室友将手机闹钟调到最大音量, 并将通话模式设置为从6点45分开始每五分钟响一次。
       用电话叫醒对方, 以免上课迟到。该校艺术专业大一新生陆源说, 快要上课了, 他赶紧穿好衣服。除了早睡起床困难之外, 假期里长时间的懒惰让学生们课程质量一落千丈。
       武昌工学院开学第一天, 该校教学督导室发现, 部分班级30%的学生注意力不集中, 鞠躬。后排的一些学生甚至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现在, 坐在教室前排的学生已经很少了。与适应新学期相比, 更多的大学生适应起来困难的是他们的胃。开学了, 我要在食堂吃饭, 还要排队洗澡和上厕所。我觉得生活质量下降了很多。大一新生小明的家在江苏。她告诉记者, 因为是第一次回家过寒假, 放假期间, 她的父母每天都在做各种美味的食物轰炸。她怕自己无法适应外面的世界。她带来了很多当地的特产。回到学校后,

小明发现很多学生都从自己家里带了一些特产给食堂供应食物, 让自己的肠胃慢慢适应。学校教务处处长郭明琨表示, 无论是不愿上学、害怕交流, 还是到校后饮食生活习惯不适, 都属于开学综合症。这些不适是正常的。
       制定新学期的计划, 多与老师和同学交流。这些症状会在开学后两周左右得到缓解。 (通讯员 雷雷洛琳)